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,您可以選擇訪問: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

    保山搜索

   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歷史文化 本土文學

    雪山邂逅幽靈蘭

    2020-08-03 15:50 保山日報 李安成

    眾所周知,龍陵是“山的國度、雨的海洋”。為研究雨的形成以及降雨過程,去年的這個時候,我登臨全縣降雨量最多的雪山之巔實地觀看。雪山是龍陵的原始森林自然保護區,人跡罕至,臨近山頂更無路所沿,大多行程都是在向著最高峰的方向穿林過箐。徐徐緩行于森林樹木之下,頭頂遮天蔽日的大樹,腳踩落葉盈尺的腐土,烈日當空,光線還是灰暗,涼風習習,自然有陰森恐怖之感。

    我戰戰兢兢地穿越于一段陡峭的山坡上,腳前那些殘枝敗葉間,忽然閃出潔白如銀的點點光芒。先是一愣,再定睛一看,是幾朵細碎的小花,一朵朵歪著小頭,花剛好處于盛放期,從莖干到花蕾整株晶瑩剔透,勾人心魂,美麗極了。它們不像菌類,更不是普通的花草,一叢6朵,株高3至7厘米,莖干直徑0.6至1厘米。我連忙拿出相機來記錄這從未見過的小精靈。

    此行之后,這些細碎的小花始終縈繞著我的思緒,我先后將照片發給多位朋友詢問“是什么東西?”,都以“太好看了,但不知其名”而告終。我看其單朵花型極像天麻花,但是,天麻花是成串的,這花都是單朵的,不成串,天麻花的晶瑩剔透也不如此花,而此花的花期也比天麻花推遲了兩個多月。又想,高山寒冷花期會推遲,猜測著會不會是未發育完全的野生天麻花呢?

    不久,整理相機照片,覺得既然是“無名小花”,自然照片無用,可又覺得花朵實在太美麗可愛不忍刪除,便戀戀不舍地留存了一張。時至10月中旬,好友余義火忽然告訴我:“網上見過了,這是幽靈蘭”,我連忙上網查詢比對,果然如是。知其名后,我又查閱了很多資料,隨著對其認識的不斷加深,我們都很想擇時登山再將其尋。

    幽靈蘭,學名水晶蘭,別稱夢蘭花、水蘭草,屬于真菌,被子植物門,雙子葉植物綱,合瓣花亞綱,鹿蹄草科,水晶蘭屬,有“美麗之精靈、脆弱無城府”之“花語”。

    這么說,水晶蘭既不是蘭花也不是蕈類,它屬于鹿蹄草科植物。它全身沒有葉綠素,從不進行光合作用,是靠著腐爛的植物來獲得養分,因此也被稱為“死亡之花”。它的花朵在陰暗潮濕的地區顯出晶瑩潔白的身影,有若水晶狀的菸斗,微微下垂的花朵單生于植株的頂端,在幽暗處發出誘人的白色亮光,引人駐足欣賞,是傳說中“來自陰間的植物”。它獨特的習性和神奇的外形,使其在武俠傳奇中常以“幽靈之花”的形象出現。它要么被神化成能夠起死回生的仙草,要么被視為具有靈異力量、可以無形中致人斃命的邪物,甚至它的幽香也被描寫得令人毛骨悚然,難怪它被人們稱作“幽靈草”“夢蘭花”。其實,水晶蘭既沒有回天的魔力,也不會傷人致命。

    由于水晶蘭屬于寄生植物,它的種子異常微小,幾乎沒有任何營養物質,且根部完全寄生在其他植物的根上,這種生物特性使得水晶蘭只適宜于山林間陰涼潮濕、多腐殖質的特定氣候環境,依靠特殊的菌體方能生存。因此,水晶蘭并不適合人工栽培,想要一睹水晶蘭的芳容,還得去自然山林為妙。專家提醒人們:若在野外看到這種植物時,一定要注意保護,不要隨意采摘。

    今年五月,被幽靈蘭照片吸引的好友余義火邀我同去雪山探訪幽靈蘭之芳容。我雖然對再遇見這種“神出鬼沒”的東西不抱希望,但也依然欣然前往。老天不負有心人,在距離去年發現點100多米處,依然是遮天蔽日的大樹下,依然是落葉盈尺的腐土上,遇見了仰慕已久、思念一年的幽靈蘭。這叢幽靈蘭比去年那叢更多,達21株,植株更粗實旺盛,正處花苞期(時間應該比去年早了一個多月),株高3至9厘米,莖干直徑0.7至1.5厘米。發現它時,花塘腐葉黑壤已有明顯被禽類搜啄過的新鮮痕跡,大半數植株東倒西歪,個別植株被外力損傷,出現萎蔫斑點,估計是鳥類將其誤當食物搜啄破壞過,加之近幾日這兒沒有雨水浸洗,幽靈蘭晶瑩剔透潔凈玉白的面容也不如去年。我倆仔細觀察留影,對歪斜植株進行小心扶正培土,然后作別。也不知那柔弱的身軀是否還能成活?也不知它是否還會再遭禽類的侵襲?也不知它是否還能茁壯成長?幻想著既然在這兒能相遇,去年初見之地也當還有遇。

    再到去年發現地時,卻望穿秋眼也未曾再見。是否是時間未到還沒長出來?還是剛才那株就是去年那株像雞樅一樣搬的“新家”呢?諸多疑問縈繞于心,真靈驗了“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功夫”這句話,以及幽靈蘭來無影去無蹤的神奇的“幽靈特性”。

    幽靈蘭的高貴雅潔早在兩千多年前就被國人認識,《屈原·離騷》里就有“時暖暖其將罷兮,結幽蘭以延佇”的詩句,意思是:天色昏暗,一天將要過去,我與空谷幽蘭結伴,秉持直立挺拔、出淤泥而不染的個性。他想表達的可能是,我雖然漸漸變老了,但是一生也像幽蘭一樣的清雅與高潔。

    幽靈蘭是潔凈高雅的植物,雪山的神圣才能滋生幽靈蘭。而我兩次進入這座神山都有意外驚喜,這次不僅如愿以償遇見了幽靈蘭,還邂逅了碩果累累、直徑達40多厘米,難得一見的巨樹苦黃蓮(學名:十大功勞);也遇見了正值鮮花怒放期,滿樹如蝴蝶翩翩翻飛的眼斑貝母蘭(石斛類)。諸多珍稀植物的同時呈現,特別是幽靈蘭這種對環境要求極高的植物的出現,既是對龍陵野生植物保護成績的肯定,又為進一步研究龍陵植物多樣性提供了素材。

    本刊特約撰稿人 李安成

    責任編輯:錢秀英 編輯:趙曉東

    返回首頁
    相關新聞
    返回頂部
    下载亲朋手游客户中心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3D开奖 广州期货配资 银河磁体股票 配资股票温州 娱乐平台 陕西11选5怎么买 模拟炒股 国内十大配资平台排名 河南22选5今天预测 000337股票行情